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榆次堂区欢迎您!

天主竟这样爱了世界,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堂区慰问孤寡老人一隅  

2012-01-28 11:38:00|  分类: 社会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父母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

中国是礼仪之邦,仁义礼智信,从古至今都在继承发扬。所有的这些道理都是在彰显着天主的大爱。在这里不想高谈阔论,春节前夕随同神父、会长和教友们,前往几十户孤寡、病危教友家了解慰问,所见到的一幕如鲠在喉不吐不快。什么是孤寡老人?真正意义上的孤寡老人怎么去理解呢?

  所慰问的老人、病人,大部分家庭还是平安幸福的,子孝孙贤,真正意义上的孤寡老人并没有。大家都是城里人,居住条件、经济状况大相径庭。觉得此次慰问还是为福传做一个铺垫,为那些家庭当中还没有认识天主的人送去教会的福音,为老人、病人送去一份关怀。

上午10点多钟,进入海底岭村的一户人家,三眼破窑洞,黑漆的墙壁,昏暗的光线,屋内异味刺鼻,禁不住掩鼻皱眉。神父想上前和这位老人促膝交谈时,这才发现非常不方便,因为病人的腿不能行走,只能在床上坐着,要么就躺着。但是,一把椅子挤在床边和柜子中间,无法让神父过去,二喜会长就往出拖那把椅子,但是怎么也拖不动,想把柜子挪一下,柜子很重也不好挪动。情急之下教友就又使劲拽椅子,大家围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这时,那个老人眼神有点慌乱,嘴里呢喃着,似有什么想说而说不出口的话。正在这个时候,“啪”的一声,眼前的一幕令所有在场的人惊呆了,一个巨大的涂料桶倒在地上,混浊不清的液体、固体撒了一地,不大的房屋地面瞬间无容脚之地,我们的脚都在混浊不清的东西中踩着。一个姐妹惊呼:是便桶洒了!原来那把椅子不是普通的椅子,真正的作用就是个坐便。

 

  这个时候屋内不仅仅是异味了,简直无法呼吸,大家本想镇定,但是真的太难闻了。我是第一个呕吐的,冲出屋子泪水和着呕吐都要把肠胃翻出来了。

我稍定心神后发现,神父、二喜、马臭小没有出来。我实在是一时忍耐不住了,仰天长叹,自问我在哪里?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呢?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。以前经常出来慰问,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二喜出来拿了扫把,臭小出来拿着簸箕,神父一直没有出来,真有点纳闷了,怎么受得了。

美琴拿了铁锹,想在院子里铲一些炉灰撒在那排泄物上面,我们这才发现,这么冷的天,这个家居然没有取暖的火炉。窗户上钉了一些塑料布,这就是这个孤病老人唯一保暖越冬的措施了。

我在想,可能这就是孤寡老人了,也只有这样的老人才会有这样的境遇,神父突然手里拿着抹布,袖子卷的老高出来打水,好像在擦着什么,臭小、二喜他们忙着收拾,心中猛然被神父、二喜、臭小、美琴的行动深深打动了。这个老人是谁?只是个不相干的老人吗?我来这里做什么了?只是为了拍相片取材料吗?

他是谁,他就是我们日夜寻找的耶稣?一个活生生的耶稣?孤独无依的耶稣?生活在污浊不堪环境中的耶稣?一个被人遗忘已久的耶稣?一个终日被阳光唤醒又被月光淹没的耶稣?

我再次走进那间房屋,帮着清扫整理,那个超乎想象的马桶,已经被大家清洗的干干净净,地下的排泄物也被一次次清理干净了,屋内的空气也顺畅多了。大家开始静心听神父和老人谈话,接下来听到的情况,远比地上那些污物和异味还难以令人忍受。

老人说,他有四个孩子,两儿两女。妻子多年前离异了,一个儿子死了。其他三个孩子都在城里买了房子,就都基本不回来了。

我们好奇地问:那你怎么吃饭呢?他有点窘态说:自己做。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床前摆了一张桌子,桌子上放着电饭锅、电炉子、碗筷等。那些所谓的餐具和厨具都已经面目全非污垢不堪。我的眉头不由再次皱了起来,那个很重的柜子就在跟前,那个马桶就在餐具旁边,就是说这个老人吃喝和马桶的距离不足一米。

老人接着说:孩子们隔几天回来给他弄点吃的,倒一次马桶。

有儿子,有女儿,却要隔几天才能来一次,时隔几天呢?还是十几天呢?或是更长一些时间呢?那个马桶告诉我们,他的孩子有多长时间没有回来了。一个人的大小便有多少天才能积攒那么多呢?

有儿子,有女儿,他们的日子怎么样呢?他们在哪里呢?他们在吃着合家小年饭的时候,想到年迈的父亲了吗?想到那一桌子污垢不堪的食物和餐具了吗?想到那个老屋里没有温暖吗?想到他们的父亲怎么把他们拉扯大的吗?

转而也想,假如这个地方开发或者占用,这个房屋的价格猛然升值到可观的价值,他的儿女是否还会无动于衷?那样的话,这个老人的身价会不会陡然升值呢?他应该不会再忍受孤寂之苦了吧?可以结束这非人的境遇了吧?他可能会在温暖的房屋里,洗个澡躺在干净的被褥里,舒服地睡上一觉。会那样么?

回来的那天夜晚,是我内心挣扎的一夜,那个老人的表情和身影一直浮现在我脑海。夜静了夜深了,我又转念这样想,黑暗的笼罩是暂时的。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,我祈祷明天的阳光不仅温暖万物大地,同时可以融化那些冰冷的心。孤病的老人,愿主赐福你。你并不孤独,因为天主、还有许多的兄弟姐妹在牵挂你。在记录这个沉重场面的最后,我的心情不知如何表白?我只想说一句:父母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